IMG_7350.JPG

 

這篇生產紀錄,我真的拖很久才寫,但其實這篇文章已經在我腦中出現千百次,

從我的標題就知道我這次的生產過程很不開心,

可能我生產前看了《產科醫鴻鳥》,有太多溫柔生產的想像.

再加上有過一次生產經驗,總以為自己做足了準備,還在生產前不斷練習呼吸法,

結果還是吃了全餐,但令我內心忿忿不平的是我覺得自己不該挨這一刀,

當然此刻的我已經從憤怒,難過,抱怨....到比較平靜客觀看待這次的生產.

當然多數人都會說最後結果是好的,母子均安就好,

但是沒有經歷過這一切的人又怎能理解我身體和心理的痛?

說真的我當時生完後在醫院那幾天幾乎沒有一天是不哭的,

但因為為母則強,每天都有不斷的挑戰,

慢慢地我才放下心裡的不平.

現在寫下這篇也不是要怪誰,只是想記錄自己的生產過程及心情,也不想再去追究誰對誰錯,

所以本來很開心去醫院生產的過程照片也不放了.

 

生產的前一天有些落紅,打電話到產房,護士說還沒有規律的陣痛就先別擔心,

我有生過覺得有道理,當天就安心的睡覺了,但是心裡有數應該快生了,

果然當天半夜開始陣痛,但是怕吵醒女兒,我就忍耐到早上,非常確定是規律陣痛,

就和老公拿起待產包,將女兒帶到保母家(真的好感謝我的保母,我在醫院的日子,都是保母幫我照顧女兒的)

到了醫院後,肚皮上裝上胎心音的儀器,果然是規律的陣痛,就留在醫院待產,

當天是星期日產房裡的醫護人員真的比較少,事後想想我無法決定自己那天生產,

但是當天醫院給我的感覺是很想快點下班,有點催促的感覺!

 

早上到醫院後,陸續有護士幫我內診,一開始就決定要打無痛分娩,可能是假日,

所以等到快11點才能打,打無痛麻醉後,舒服不少!

記得上一胎打無痛時超級可怕,這次很幸運遇到很棒的麻醉師,這次打的很順利.

生產過程到此都算美好.

 

後來醫生來待產房看我時,我覺得醫生為什麼和平時產檢時的神情不同,

依據女人的第六感,就是感覺醫生有事,或者說我打擾了他的假日嗎?

但是當下我也不能說什麼,就是覺得怪怪的,因為醫生當時只看了我一眼,

也沒內診,只說上次產檢小孩2600會很好生,就這樣離開了,直到進產房才看到醫生,

 

我會說沒內診純粹是因為記得第一次生寶寶時,最後醫生有內診確定可以生才推進產房.

接下來大概中午,一位產房護士幫我內診,說開6公分了,可以生了,

我嚇一大跳,怎麼那麼快,我當時想說無痛也才打不到1小時,我覺得也太快了,

(心理一直想不是要開10公分嗎?我距離上一胎有四年耶)

當時也不懂,只能跟護士說真的嗎? 內心真的覺得很怪,但是誰敢否決醫生的決定呢?

因為我記得上次生產到最後一刻,會有便意感,就是寶寶決定想出來時再進產房,

我當時完全沒有便意感,但當時我也只能配合護士,就這樣進了產房.

如果重來一次我一定會多問個幾句,雖然結果可能也一樣,

哀...這經驗只能以後跟女兒說了.

 

進產房後,護士開始準備一些前置作業,

接著就請我用力,重點是我根本就沒有便意感,

很難抓用力的頻率,就只能照這護士的口令做,

我大概也才用力不到5次,就感覺醫生不高興,

接著剛剛最後幫我內診的護士,幾乎是整個人壓在我的肚子上,

說真的,我除了嚇一大跳外,還有覺得非常不尊重的感覺,

因為我上次生產時沒有被壓肚子的經驗,我真的是嚇一大跳,

而且在毫無預警下,

就這樣護士邊壓,醫生邊罵,當時我被醫生罵:你到底要不要生?

護士繼續壓,我繼續用力,小孩還是沒出來,醫生繼續罵:你要自己生啊?要我們幫你生嗎?

當時我真的很想哭,但人生已到此刻,我只能繼續用力,醫生再罵:到底要不要生?

接下來,護士就打通電話,我以為會有什麼其他的協助.

不是...是請一位男護理師或是醫生,總之是位男的,

更用力的往我的肚子壓,當然醫生繼續時不時繼續罵個幾句,甚至還罵:你要等我罵人嗎?

(我當下是生氣到哭不出來了,可以不要這樣對待在產檯上的產婦嗎?

被這樣邊罵邊壓肚子,我真的沒那麼厲害,還能生小孩?)

當時這個男生壓我的肚子時,我真的痛到說不出話,真的是想死,

我已面無表情,應該是超臭的臉吧,事後老公說他當場也想罵人,

但是兩條人命在醫生手上,誰敢發聲呢?

就在這位男護理師壓完不久,突然醫生更生氣了,突然緊急縫我下面的傷口,

醫生或是醫院什麼也沒說,就叫我老公立刻去簽緊急剖腹的一堆同意書,

我內心一堆的問號?沒人能回答,我當時只想知道小孩是否安好?

老公被叫出去簽名時,我就在產房,醫生就很急的幫我縫傷口,

我好多話想問?但開不了口.因為我生氣,我想醫生也在生氣,

(此刻我更是覺得你們到底在急什麼?假日生小孩有錯嗎?

越是急結果呢,最後還要剖腹開刀,花更多的時間)

接下來我就被推進手術室,就像每次電視劇演的,推進去前握了老公一下,

到目前為止都院方都沒人關心到我的心情,當然醫院可以不必理我的心情,

但是要跟我說為什麼要剖腹吧?

我當下就是一堆問號及害怕被推進手術室.

 

進手術室後,我聽到醫生不斷跟醫護人員說不好意思讓大家辛苦的話,

(這又再次讓我覺得你們就是急著下班,結果吃塊弄破碗)

我真的心寒,醫生完全沒跟我說任何一句話,我本來想在手術室問醫生,也沒機會,

後來我又再次遇到無痛分娩時的麻醉師,他們是這次生產過程唯一讓我覺得有人性的部分,

手術布幕拉起後,我開始打嗎啡麻醉,開始昏昏沉沉,就睡著了,

還沒暈過去前,麻醉科醫生一直在布幕後,在我旁邊要我加油,此時我的眼淚一直掉,一直流,

還不斷跟我說等一下就要當媽媽囉!

最後我只有在昏昏沉沉的意識中聽到寶寶出生了,我只問是否健康,這是我最在意的.

其實我根本沒看到寶寶長怎樣.

最後真的比較清醒時,聽到幫我縫線的兩位醫生在聊天,我終究還是沒問到我的產檢醫生.

手術後我就一個人在恢復室,我不斷的流淚,身體不自覺的發抖,護士跑來問是很痛嗎?

我搖搖頭,因為當時麻藥還沒退,我是心痛.

躺在恢復室時我除了一堆問號外,真的覺得在產房的那一切好不真實,原來生產也能那麼暴力?

但看了自己腹部那一刀,逼得自己去接受這意料外的一切.

 

推到病床後,身體很不舒服,麻藥退的時候,身體不斷發抖和發癢,

全身無力,插著尿管,根本無法從病床起來,尿管拔掉後,

護士說要多走動,我覺得我那幾天是靠著意志力活下去的,

全身都痛,因為全餐至少就有兩個傷口,屁股也有點痛,接著脹奶胸部也有點開始痛了,

那幾天從病床翻身都會痛,下病床一定要有人扶著,如果不是為了小孩,每天都是覺得想死的感覺,

後來肚子好餓,護士說現在不用排氣就能吃東西了,但吃沒多久,就吐出來,

我真的覺得好狼狽,好慘..真心佩服剖腹產的媽媽.

在醫院的每天半夜,除了要起來擠奶外,每閉上眼睛就想到產房那不合理的對待,

眼淚一直流,又不想吵醒已累趴的老公,告訴自己要堅強,快離開醫院.

在個人病房時,我跟老公那時確實有想要投訴,但證據不足,

誰能證明在產房發生的一切?拿到的醫院證明也只有簡單的四個字:產程遲滯.

 

隔天醫生巡房時是代班醫生,完全不知道我怎麼了?就這樣帶過了.

第二天終於見到醫生了,只問一句身體如何?我說很不舒服,還要繼續說時,

醫生竟然走了..

(我傻眼,我想問我到底為什麼要剖腹阿..讓我不自覺地會覺得為什麼有點不敢跟我對話太久??)

當然我還是要感謝我這次住院時遇到的護士真的很好,讓我心情能穩定些.

第三天醫生要來之前,還好護士先進來時我跟護士說我屁股那附近真的很不舒服,

幸運的是醫生一進來時,護士還沒走,幫我跟醫生說,這次是醫生留在我病床最久的一次.

聽完護士說完,醫生才願意請護理師幫我看傷口,也就是到目前為止醫生都沒看過我的傷口,

護理師一看,醫生才說那時有多縫一針還沒拆,就馬上請護理師拆線,

我心裡想天啊,如果沒有護士幫我,我到底那天才會知道自己還有線沒拆,

我真的對此醫生失望透頂,他還是此醫院的名醫.

但我也告訴自己真的要堅強!

所以我在醫院期間自己上網查了很多事,尤其壓肚子這件事,好像很多人都有此經驗,

但是大多數都是快生出來最後的臨門一腳,我覺得我遇到的情況不是臨門一腳,

我還查到一則新聞就是因為壓肚子造成孕婦大失血,連小孩也沒的憾事.

所以我當時也非常懷疑自己會失血跟壓肚子有關,但是在產房時沒人說話,

因為我手術過程有輸血,帳單上也有.

所以我這次餵母奶追奶追的超辛苦,因為血跟奶有關.

總之,在醫院這幾天算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日子,

之後再痛,我都跟自己說最慘的生產那天我都撐過了,

接下來,沒有什麼不能過的.

 

撐過那幾天後,陸續有和朋友談到這次生產經驗,

當然有過被壓肚子順利生孩子的人,覺得這很正常,

但是我上面敘述的過程是我心裡身體無法負荷的,

也有朋友跟我說用另一角度看醫生,也許就是大出血了,需要緊急開刀,

讓我從醫生角度看這件事,雖然我心中還是不平衡,但是也因為這樣,我慢慢調整自己的心情,

用較客觀的角度去看待這次的生產.

也有人開玩笑說,我是不是得罪醫生,我想沒有吧,

這醫生每天看診人數多到不行,連我是誰可能都不記得吧.

 

但對我來說這次產房的經驗是粗魯的,粗糙的,不受尊重的,我現在想到還是會害怕的,

對我來說,這才是比悲傷更悲傷的事.

生產後二星期要複診時,我準備好要平靜地問醫生時,

進到診間醫生又變回平時產檢的神情,我傻眼,

問醫生為什麼改成剖腹?

醫生跟我老公說:因為小孩子調皮,有看到頭??(醫生非常輕鬆地帶過去)

說真的我不太能接受這個答案,但還是得接受,如果答案真的那麼簡單,

為什麼在醫院那幾天都不說?為什麼會大出血?

走出診間,我跟自己說我再也不會來了.

 

我只能用結果來改變自己當時忿忿不平的想法,

我還是感謝母子均安,我的寶寶很天使,是個愛笑的寶寶,

用他的笑容,慢慢讓我忘了生產過程身體的痛及心理的創傷.

 

我在小孩滿月後還有再去其他間婦產科重新檢查身體才放心,

才漸漸把此事放下,因為這對我來說不止是身體的傷也是種心理的傷.

 

我也不得不說,為什麼現在有越來越多人願意花比較多錢去更好的醫院生小孩.

因為真的不一樣,我產檢有到過別的醫院產檢,但是我住的地方沒有這樣親善溫柔的生產醫院,

最後想說媽媽雖然表面要堅強,但從懷孕到生產內心都是很脆落的,醫院  可以多些溫柔生產嗎?

 

 


lynet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